山東頻道 > > 正文

老濟南“鬼市”這么多,李苦禪也曾是常客

2019年05月08日 09:30:10 來源: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文|武存中

  文化市場專門經營書畫、文具、書籍、文物。解放初期濟南的文化市場比較大的有三處:一個是山水溝;一個是南門半邊街;再一個就是芙蓉街、曲水亭了。

  解放前有人把文化市場稱之為“鬼市”。所謂“鬼市”,天明之前買賣貨物的人們絡繹不絕,天一放亮隨即停止。因為到“鬼市”來賣東西的大多是沒落世家,白天賣東西怕人看見恥笑,于是趁夜色出售自己的家傳。因此經常有人在此“撿漏”發了大財。

  濟南市圍棋名家張成銓在《濟南圍棋百年史話》中介紹:

  民國初期,一個人曾經在曲水亭鬼市上買了一件蟒袍,當時以為是戲裝而已,花錢不多,但回去一看,卻發現蟒袍上的所有飾物皆為真金真銀所造。還有人買了一副銅圍棋,結果回家后發現竟是由白金和烏金所制。當時,以買書畫而發跡的大有人在。

  畫家弭菊田青年時期,就曾經在芙蓉街與李苦禪在王砥如開辦的畫廊里合作。王砥如開畫廊,發行《明湖畫報》,李苦禪是這里的常客。后來王砥如經商去了,再后來去了四川,他們的合作也就風吹云散了。弭菊田在曲水亭街上買有一張明朝益王朱佑檳的古琴,著名金石家左次修曾給他刻了一枚閑章“家藏益王琴”。一天,他從王砥如的畫廊里出來,逛到曲水亭畔逛市場,遇到了一個姓鄭的人蹲坐在地上,面前放著一張有著盒子的樂器,上面插著草標。他把那人的那個盒子打開一看,原來是一張古琴。

  琴長三尺有余,桐木制成,精美絕倫的琴面烏黑發亮,里面隱隱透露出古銅色,細細的牛毛斷紋遍布琴身。琴上有彈撫日久而留下的磨損之痕,用手指輕輕一撥琴弦,立刻發出嘹亮而清幽的鳴響。琴的龍池之下,刻有“佑檳”兩個篆字。當時他就想:賣主的這一件東西,不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是不會變賣的。賣主要價100塊大洋,那時100塊大洋不是個小數目,但對于這張古琴來說還是太便宜了些。他打定了主意要買下這張古琴,先付給了他10塊大洋,作為定金。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趕回家,搜遍了家中所有的現錢,終于買下了這張益王琴。就在他往家走的時候,賣主突然追了上來,說:“請你千萬不要再賣于任何人了。”說罷,對他深深地鞠了一個躬,啜泣著走了。

  據《明史》載:

  “益王乃憲宗(朱見深)第六子,張德妃生,名佑檳。益王性儉約,中服浣至再,日一素食,好書史,無所侵擾。”明朝的藩王驕奢淫逸之風盛行,而益王朱佑檳卻是一個生性儉約的人,他戴的頭巾穿過的衣服也是洗了再洗的舊衣物,喜歡讀書史,愛民重士,對平民無所侵擾。這樣一個性情恬淡之人,禮賢下士,熱愛藝術,實屬難能可貴。益王的藩屬在現在的江西省撫州市南城縣,至于為什么這張古琴流落到了鄭姓之人手中,流落到了濟南已經無從考究。弭菊田是在二十幾歲的時候癡迷上國畫、書法、篆刻的,但他最喜歡的卻是這把益王琴。那優美的音色,寬廣的音域,足以把人的魂魄勾去。有了這后張古琴之后,拜了古琴演奏家詹澄秋為師,學習了《平沙落雁》、《高山流水》等曲目,解放后曾經在濟南的電臺上播放過。

  被稱為“關黑弭岳”的岳祥書先生也曾經在芙蓉街上開過畫廊。如今的芙蓉街、曲水亭古香古色依舊,多了一份特色小吃的風味,少了一些書香。也是一種遺憾吧。

[ 編輯:夏莉娟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相關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11124465142
福彩江苏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