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昊

心尖上的舞者

新華網 新華山東 頭條 財經 政務 聚焦 社會 齊魯 縣區 網視 專題 圖片 食品 旅游 文娛 金融 文化 教育 論壇 書畫

      心外科手術作為目前醫學中風險最大的一種手術,被人稱為在刀尖上跳舞的醫術,具有風險高、難度大、成才周期長的特點。

精彩觀點
1
景昊

心臟外科發展要立足現狀 放眼國際

心臟外科發展要立足現狀 放眼國際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1784c72a622dd338d5b895084e6027f8&playType=0

心臟手術的復雜程度、危險性和并發癥非常高,近20年我們心臟外科有了一個長足的發展,在國內外同道們的共同努力下,很多過去都不能解決的問題,現在都變得常規了。像一些冠脈搭橋手術、大血管手術、復雜先心的手術,因為在前輩的培養下,我們年輕大夫都成長起來了,而且都有了一個長足的發展和進步。

我本人在心臟外科中常規手術是我們常規開展的手術,其實我們心臟二次手術,我們心臟的很多病患都需要二次三次手術,它和初次手術完全不一樣,因為有心包的粘連、心臟解剖結構層次的不清,那么在游離心臟的過程中或者切除原來病變的瓣膜或解剖原來的血管,這就要下很大的功夫,包括以前手術的記錄,需要完全的要掌控。這個過程的曲線很長,這個曲線是從看老師怎么做、看國內頂尖醫院的專家們怎么做、看國外的這些頂尖醫院的頂尖醫生怎么做,再結合自己平時的擔當和刻苦訓練,能做到在二次手術、三次手術的心臟解剖游離方面做的游刃有余,很從容。

近20年中國心臟外科的發展已經到了一個非常高的水平,已經達到了可以說是國際發達國家的水平,包括我們的冠狀動脈搭橋、先心病治療,還有大血管手術,包括我們主動脈夾層、大血管的硬性夾層,是以我們國家孫立忠教授命名的一個手術方式,這在中國的外科史上還是絕無僅有的。其實我們的心外科水平已經和國際接軌了,包括我們的學術交流,我們在汲取國外經驗和我們的經驗分享給國外的時候,我們國內的水平得到世界上一致認可。其實這與我們國家整個醫療水平的提高是相輔相成的。

1
景昊

用我的傳承,讓他們盡量少走彎路

用我的傳承,讓他們盡量少走彎路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f7f13f14187f3d3ed5b895084e6027f8&playType=0

其實從進入醫學殿堂那一天,就是懷著對生命的敬畏,性命相托、健康所依。我其實在工作中,一參加工作就抱著一種非常非常敬畏生命的一個態度去工作,我個人來講,我從事心臟外科,我甚至有一種神經質的完美。我喜歡用墨菲定律來完成我手術前的評估、手術過程和手術后的并發癥的預防。我就把所有的可以能夠發生的事情都在腦子里過一遍,那么我在手術前做一個嚴謹、客觀的評判,包括和病人、病人家屬的溝通,讓他們充分了解這是什么病,治療有什么好的結果,有哪些并發癥,讓他客觀地去面對和接受我們手術所帶來的各種各樣的預后結果,包括大部分的良好結果,和少部分的并發癥結果。這個過程就需要你把每一個環節,就像放電影一樣,去把它每一個環節、一幀一幀地去放,那么在手術中就會盡量去避免,但是心臟外科手術步驟多、環節多,需要麻醉、體外、術后監護,更重要的是手術中的技巧,把它充分、全面地考慮過了,這個病人的并發癥就會更少一些,病人恢復的就會更順利一些。

讓病人在盡量短的時間花費更少的錢治好病。這個過程中其實是一個非常漫長的提升、學習和慢慢達到事業相對穩定的過程。這個過程其實有血的教訓,這些血的教訓,既從前輩身上,也從我們同齡的成長的醫生身上看到。其實前輩所有的教訓都是我們寶貴的經驗。我在教學過程中我經常給年輕醫生說,不能夠再踏著血路做心臟外科醫生,要把我和我老師傳承給我的經驗、手術技巧,傳承給年輕醫生。因為心外科的學習曲線間特別長,這個特別長的曲線里,會有很多很多的經驗教訓。我用我的傳承,讓他們盡量少走彎路,讓更多的病人因此而獲益。

對這個事業其實是一種危機感,危機感在哪里?我覺得當我能夠在心外科做成一些事情的時候,我發覺我快老了,我會擔心還有很多人不會因為我受益,我會擔心我的醫學技術、我的經驗、我的手術技巧不能夠很好地傳承給我的學生們。所以說我盡量在教學中把我體會的東西全部教他們。事實上,我們心臟外科醫生的發展都是每時每刻在變化的。每一次的手術對我來說都是全新的,都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手術,只有這種態度,我給這些研究生們說,你才能夠抱著一個非常嚴謹、非常敬畏生命的態度,才能把這個事情做好。所以總結起來,就是我的付出不求什么太多的回報,我的付出就是因為病人因我而獲益,我就非常欣慰了。

他們(年輕醫生)現在就很辛苦,因為現在的教學模式和過去不是一樣的,大概在我20年前讀研究生時候,我們的臨床經驗和外科基本功還相對好一些,他們現在從學校、從本科到研究生、到博士,再到臨床,這大概要十年的時間,這十年的時間里,除了大量的功課要做之外,還要做科研,臨床方面往往會有一些忽略,我會側重點教他們一些基本的手法。這些基本的手法掌握了,那么就會縮短手術時間,同時他在看我怎么做,我把我的一些經驗傳授給他們的時候,縮短了他們的學習曲線。

1
景昊

用心去付出 用心去溫暖病人

用心去付出 用心去溫暖病人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1b6e287054ae8e2dd5b895084e6027f8&playType=0

我出生在農村,一路讀書讀到醫學、參加工作26年。這26年來,其實每天面對的不是病人歡快的笑容,而是痛苦的病容。怎么能解除他痛苦的病容,其實是你每天在努力的,在想方設法的去和病人接近。因為目前的情況是由于資源有限,病人看病難,也是一個普遍的問題。讓病人進到醫院,讓他怎么去接近你,能和你不產生距離感,除了我職業裝、白大褂之外,我靈魂要跟他貼近,這非常重要。比如說握手,和他細致的查體,我很多病人在第一次我初診的時候,都說我是遇到的最細致的醫生。

因為很多病人確實他們非常非常的困難,他們當出院之后想再進醫院都非常困難了,哪怕是門診也要排很長時間隊,尤其是對一些病號,因為我們心臟外科往往都是一些高齡的病人,活動能力下降的病人,他們比如說刀口愈合不好、比如簡單的就是一個復診,我要聽聽他的心率、看看他的氣色、聽聽心臟的雜音,他們要到醫院來,有時候特別不方便的,我就利用下班時間或周末時間就去,無非就是把我去散步或者喝咖啡的時間去和病人交流。這個時候病人他那種微笑其實是你最大的回饋。

我覺得選擇從事了心臟外科這個職業,既有壓力又有挑戰。這個職業需要心臟外科醫生最最基本的兩個條件,一個就是肯付出,第二就是溫情。和病人交流的時候,和病人整個手術前的討論、手術后的康復,以及手術中,你都要帶著溫情去做,這個病人他把你當成親人,我不是說我刻意地說視病人如親人,而當病人出院的時候,他依依不舍的那種感情流露,就把你當做親人。信賴到只有我給他看他才會覺得放心,甚至他們整個家庭中的一些成員非心臟外科方面的一些健康問題,也要找到我咨詢。我覺得這是一個你用心去付出、用心去溫暖病人才行。我是這樣想的,有一天我爸媽甚至我自己也會躺在病床上,那么他也需要這樣的醫生。我們每個醫生都這樣做了,我們這個健康事業在臨床方面的發展那就會更上一個臺階。

景昊
青島大學附屬醫院心外科副主任醫師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福彩江苏快三开奖结果